南有乔木

2019-11-07 20:45 来源:未知

文/八尾  原创作品,版权所有,禁止转载

我和乔木其实已经相识很久了。

  或者说我们在彼此的微信好友列表里存在很久了……

  三年前我们通过微信相识,当时我热衷于结交各式各样的朋友,也有组织参加过一系列的线下周末聚会。

  一次聚会上偶然遇见了乔木锁在微信群的群主,我们一起打了一局真人CS之后我们互相加了微信,群主拉我进了他们的微信群。

  因为群里都是些热爱运动的年轻人,于是聊起天来也分外明朗。我在网络上聊天向来得心应手,有自己的一套社交秘籍。不消几天已经和他们在网络上打成一片。

  我已经不记得乔木添加我为好友那天的天气是否晴好。只是一眼瞥到有好友请求,点开资料看到是乔木于是毫不犹豫的就接受了。

  毕竟在群里的时候我和乔木聊的也算相谈盛欢。

  添加完好友之后我们其实没有立即开始聊天。

  但是乔木身边有同在一个群里热衷骑行的女友,我在跟群主偶遇的那天见过她。

  那是个温柔的姑娘。

  群友们在群里时常拿他们两人打趣。我虽然没有参与过打趣他们这个环节,但是在群里聊天的时候还是对乔木保持着一定得距离。

  后来没过多久他们俩人就分手了。我由于健谈一直是群里的活跃分子,乔木偶尔也和我打趣几句。但是我们闭口不谈他和群里那个刚刚和他分手的女孩的种种……

  时间匆匆,聊着聊着转眼就过了一两个月。我隐约记得乔木和我在群里半开玩笑半认真的相约过见面,但是我在群里见过他的照片,不是我有眼缘的那种长相,于是当乔楚私聊我提起见面这件事情的时候我委婉的拒绝了……

  时光就这么虚度着……

  再再后来,我有了新欢,乔木身旁也有佳人在侧。我们之间除了偶尔在朋友圈点个赞评论一番之外再无交集。

  乔木去服兵役是一年以后的事情,我从朋友圈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内心也并没有任何的波动……

  他娇俏可人的女友偶尔回去军营看他,他们俩人依偎在一起的照片在朋友圈获得一片祝福,在这些祝福的话语中时常也能找到我的踪迹。

  我给他点赞评论的时候我当时的男朋友也在。他有斯人依偎,我的幸福亦是很近。所以每每给他点赞或是评论的时候我其实是没有丝毫不对劲的情绪,只觉得看着他们幸福的样子很好看……

  当然,作为礼尚往来,乔木时常也会给我的朋友圈点赞评论。

  一切都很正常,我们看起来就像是两个正常的友人一般恪守礼仪,不曾有过逾越。

  距离乔木服满兵役还有一段不长的时间的时候他恢复了单身,我偶尔会在朋友圈发一些和男友、友人一起出游的照片。乔木一如既往的给我点赞评论。

  然而好景不长,我以为会和我一起白头的男人终于是离我而去。

  我也变成芸芸单声狗中的一只……

  正是身边多数人沉迷农药的时日,我未能免俗,也沦为王者大军中的一员。只是我对打游戏这件事情一向不怎么上心,人送外号“大坑”是也。

  我和乔木的再次交集也是起源于王者……

  王者的好友列表可以互相赠送金币,我和乔木心有灵犀的互相赠送、回赠过几次。有一天乔木发朋友圈说会有几天不能打王者,我一时兴起在底下评论了一番。

  说的不过是“我都还没坑过你你怎么就要告别王者峡谷”之类的玩笑话。

  也是有了这次评论,乔木可以用手机的时候第一时间微信我上游戏。无奈我当时觉得不能玩物丧志,或者说我因为太坑自尊心收到了打击,已经卸载了游戏。

  于是游戏最终还是没有打成……

  但是我们之间的联络却似乎比平时多了很多。

  乔木会在晚饭之后用不多的可以用手机的时间跟我聊天打趣,乔木跟我说他对我其实觊觎已久,我问他喜不喜欢养小狗……

  说来也很奇怪,其实我们初初相识的那段时日里我对他并没有什么感觉。如今时过三年,却难得的有默契。我们聊天总是一拍即合,总有说不完的话。直到他交手机的时间到了才依依不舍的告别。

  直至此时,我们其实都还没有正真意义上的见过一面。而我却时常翻看着我们的聊天记录一个人傻笑……

  距离乔木退伍还有十来天的时候我答应了他的女朋友,乔木说希望他退伍回来的那天我能去车站接他……

  我幻想过很多我们见面时候的情形,但是我们真正见面的场景跟我想的完全不一样。

  我下班已经是凌晨两点,乔木跟我说过他大概会半夜到,我让他快到的时候给我打个电话,我去接他。所以我睡也没敢睡,回到住处打开电脑开始熬夜看剧,生怕错过他的电话……

  我赶到车站的时候乔木已经下了车,坐在路边卖早点的小店里等我。

  在乔木告知我他归来的日期之后我就幻想过很多种我们见面时候的情景,但是我们真正见面的场景跟我想的完全不一样……

  我下班已经是凌晨两点,乔木跟我说过他大概会半夜到,我让他快到的时候给我打个电话,我去接他。所以我睡也没敢睡,回到住处打开电脑开始熬夜看剧,生怕一不小心睡着了就错过他的电话。

  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

  我赶到车站的时候乔木已经下了车,坐在路边卖早点的小店里等我。凌晨四点多的早铺子里除了老板夫妻二人就只剩下他一个活物。

  乔木在低头玩手机,身上的军装挺括英气,他面前的豆浆碗里冒着热气。我悄悄走过去想要吓他一跳,不想半路被老板娘发现问我是不是要吃点什么。于是偷袭计划作罢。

  乔木抬头看见了我,我微笑着走到他面前坐下。我们都没说话,静静的对视几秒之后乔木问我要不要吃些什么。

  说来奇怪,真正见面之后我们反而没有隔着屏幕那么自在。

  我整个人显得十分拘谨,乔木似乎也找不到合适的话题来跟我说。

  我记得他身在军营时候给我打电话的情景。乔木长得其实不怎么样,但是他的声音十分动听,我彻底接受他就是在听了他的声音之后。

  乔木安置好随身的行李之后我们一起出去吃了我提过很多次的那家早点铺子,送我回家的路上我们一路无话。

  后来乔木来接我看过一次电影,也来接过我下班。我们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我总感觉想靠近他想跟他说说话,但是丝毫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所以我们面对面的时候大多是静默的……

  我知道这样不行,于是打算要做些什么,但是我们之间的隔阂显然已经存在。

  渐渐地,我们的联络不再像以前那么频繁。

  那些无话不谈心有灵犀的日子已经一去不返。

  我们不再打电话……

  再后来我给他打电话也听出他的敷衍。

  最后我们彻底断了联系。

  后来的后来,我把他从微信好友里永远抹去……

  原来有些感情,不是来得晚就会被珍惜。

  原来有些心有灵犀,终会掩于岁月里。

快阅读公众号:luoboduwu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银河国际点击登录发布于www.3868.com,转载请注明出处:南有乔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