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湖水底是江南

2019-12-06 00:41 来源:未知

本文参加#未完待续,就要表白#活动,本人承诺,文章内容为原创,且未在其他平台发表过。

文学院1602石雨青

清明已过雨犹残,难得楚天一日蓝。

何劳舟车行千里,镜湖水底是江南。

这是我在母校淮阴师范学院的镜月湖畔留下的诗句,自幼读过几首唐诗宋词的少年,谁的心中没有悄悄爱慕着一个“江南”?梦想着有一天道一声“江南好,风景旧曾谙?”

大学来到淮安,江北的小城。说到底,我更喜欢的是小桥流水粉墙黛瓦的江南,是春雨如酒春水如烟的江南,是杂花生树群莺乱飞的江南,她是清明雨上,是烟花易冷,是躺在胸前的一块温润软糯的老玉,隔着一条长江水,与我遥遥相望。

这是属于我一个人的墙头马上,一见知君即断肠。

有了这份情愫,我与淮师的初见,就没有那么一见钟情的意思。迎新,招新,社团,考试,都是程式化的,例行公事的意思,唯一让我开心的,就是去教室和放学的路上,有一个不大的人工湖,名叫镜月湖,形状如新月弯弯的。从宿舍到晚自习教室的一段路程,我总爱从湖边走过,朦胧的月光笼罩在湖面上,几盏湖灯影影绰绰,在漆黑的湖面上照出波动的光与影,像极了桨声灯影里的江南。

我在镜月湖边行走,走过淮师的春夏秋冬,一年四季的景色像一幅纷繁的画卷,在我的身边,一寸一寸展开,步步生莲。

春天,南坡的日本晚樱渐次醒来,开出绚丽如印象油画派般的花朵,深深浅浅的粉色,重叠的花瓣簇拥着的是少女心和公主梦,太过精致的。

红叶李开了一树的小小白花,风一吹过,就是一幅“砌下落梅如雪乱,拂了一身还满”的工笔画。

夏天的荷花必不可少,立在水中亭亭玉立的,火红的凌霄花缠着槭树攀援而上,岸上的红叶李结出了紫红色的果实,同学们很难忍住不去摘一个,洗了,放进嘴里。

好吃么?倒也不是特别美味,这原本就是观赏树种,有这样的口感已经是万幸了。

秋天没有菊花,只有一丛又一丛的芦花。明月照之,白如霜雪。

冬天只有腊梅了,蜡黄的花朵散发着清冽的香气,让人隔着高高的围墙也能闻到。

于是冬天了。

这是镜月湖边的四季,也是我的四季。

春夏秋冬,在一年的时光里,我与淮师达成了某种默契,二十四番花信,她一路走来,不曾错过,亦不曾爽约。这是细水长流式意思,也是日久生情的意思。

我喜欢上她,也喜欢上这个城市,爱恋如潮水般涌来,不可断绝。

那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是我在采菊诗社吟唱那首《淮安览古》,唱着“襟吴带楚客多游,壮丽东南第一州”的时候吗?

是我在图书馆,次次经过周总理雕像和周恩来研究中心的时候吗?

是我偶然间翻着史书,惊讶于“楚州”,“清江”的地名之美的时候吗?

是我默念着关于韩信,梁红玉,吴承恩,刘鹗的古老而苍凉的字句的时候吗?

情不知所起,竟一往而深。

清明过后的几日,连日烟雨,我在湖边写下关于淮师的诗句:

何劳舟车行千里,镜湖水底是江南。

我找到了心中的另一方江南,在淮师。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银河国际点击登录发布于www.3868.com,转载请注明出处:镜湖水底是江南